Daily Archives: 2017/05/15

誰射殺香港警察居家看護

可是張家偉透露,居家看護有一位曾任職左派招商局的員工告訴他,他與同事收到公司指示前往港督府抗議時,皆有帶備紅汞。上司事前跟他們說,一旦與警察發生衝突,立刻把紅汞淋在身上,「製造港英鎮壓的『證據』」。 那麼真相如何?還等待着更多考證。 六、 1967年7月 —— 沙頭角槍擊事件:誰射殺香港警察? 1967年7月8日早晨,香港境內的沙頭角邊境警崗有群眾聚集叫囂,警方以催淚彈及木彈驅散,其後300人倏然從華界闖入英界,以機槍攻擊警崗,雙方爆發槍戰。內地武裝份子一度將警員圍困,港府急調駐港踞喀兵(Gurkhas),雙方對峙至傍晚平息。 這次事件釀成5名香港警員殉職,12人受重傷,左派報章則指中方1人死亡,8人受傷。然而,究竟槍擊為中方哪個級別的人員所為,一直未有定論。 當時的港英官方公佈,「未見敵方有任何穿制服的人員參與這次射擊行動」;署理港督祁濟時(Michael Gass)則認為中方邊境好戰的村民(包括民兵)挑起,行動獲地方當局批准;而香港警方政治部《對邊境安全的外來威脅的評估》則指沙頭角鬥委會潛逃內地的成員發動襲擊,駐守邊境的解放軍默許中方民兵攻擊英方邊境居家看護。

Posted in 遊學, 雅思 | Leave a comment

左派臉上的血跡是紅汞居家看護

面對左派示威,政府一開始冷處理,居家看護表現退讓克制,對左派人士的舉動沒太多控制。不過,隨著左派聲勢越見浩大,港府當局漸漸失去耐性,到5月22日,流血衝突終再次出現。 早上10時許,百多人的左派小隊途經花園道口時,被那裏佈防的防暴警察阻截。僵持了約20分鐘後,左派隊伍執意前行,衝突於是一觸即發,警察揮棍毆打、拘捕示威者。示威者不少頭破血流,染紅了花園道,是為「五二二事件」。 但有爭議認為,這場大規模的流血場面,是左派的偽裝。 在港英政府的描述裏,這些畫面是有預謀的做假。事後,政府新聞處如此描述衝突場景:「整個(左派)隊伍熟練地立即倒作一團,被安排在隊內中之女子開始表演用血塗他們的臉孔。當『傷者』從他們袋內取出他們為此目的一直帶着的繃帶時,這齣假劇達到最高潮。」政府一直強調,左派臉上的血跡是紅汞。 但對此,左派矢口否認。傳媒人張家偉另一「六七」專著《傷城記》採訪了當日帶隊、時任三聯書店副經理蕭滋,他沒有看過任何示威者在「演戲」:「我當時看不到有人帶繃帶紅汞,何必那麼低劣?」 除了左派,當時駐守港督府的警員陸啟鎏都指,確實有左派群眾帶紅汞,「但不能說這是喬裝作假,這是救急用品居家看護。」

Posted in 移民, 遊學 | Leave a comment

因而動武打壓工友是份外用力居家看護

大有街這場警民衝突頓時成了全城焦點,居家看護各大傳媒紛紛以「大有街突起騷動」、「九龍的暴力」(Violence in Kowloon)起題。 而問題來了,為何一場勞資糾紛,會頓時變成大型警民衝突? 在左派眼中,警方忽然介入新蒲崗這紛爭,是有計劃,有預謀,是港英政府與資方精心策劃的「血腥鎮壓」。 當時有說法指,人造膠花廠東主跟警方總華探長呂樂同屬潮州同鄉,當廠方一陷入麻煩,便會馬上得到警方撐腰,然而說法來源一直未能考證。除此之外,左派外圍報章《香港夜報》則聽聞警隊中有人收了資方賄賂,因而動武打壓工友是份外用力。 不過,其他媒體如親港英政府的《遠東經濟評論》(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就認為,警方突然介入新蒲崗勞資糾紛,並不如左派認為是警方與資方狼狽為奸;他們指,澳門爆發「一二·三事件」、澳葡政府其後管治威信掃地後,港英政府擔憂步澳門後塵,特別看到香港左派在工潮中躍躍欲試,彷彿密謀挑戰政府權威,港英以防萬一,才介入新蒲崗糾紛居家看護。 禮賓府。 2017年,位於中環的禮賓府,在港英殖民時期,為港督府。攝:陳朗熹/端傳媒 五、 1967年5月 —— 花園道的「血腥鎮壓」是偽裝出來的? 新蒲崗人造膠花廠的警民衝突發生後,左派鬥爭意識日趨激烈。5月17日,各界鬥委會共17名代表到中環港督府遞抗議書,以及要求跟港督戴麟趾(David Trench)見面被拒,及後一天抗議持續,惟港府依舊不答應見面。到了5月19日,抗議規模擴張,逾千名左派學生、工人、機構成員手持《毛語錄》,輪流到港督府呼喊語錄內容、口號,並貼上數以百計的大字報。

Posted in 留學, 遊學 | Leave a comment

警方開始進駐新蒲崗大有街居家看護

但當年一些記者和工人有不同的說法居家看護。 根據《明報月刊》1967年7月號,記者走進工廠實地採訪後發現,工廠啤機部倘若維持正常效率,每期薪金最少可達200元,最高至400元,故此有意見認為新例要求員工兩期資金達160元,並非苛刻。 另外,工廠非左派工人說,以往資方管理寬鬆,部分工人因而懶惰成性,每天僅工作數小時,生產額不達預期,資方未能定期交貨才決定訂立新例。 資深傳媒人張家偉在其專著《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都引述了人造膠花廠一名高姓工人的話,他說「我們老板頂好了,工資頂高,福利頂多」,而且他發現廠內很多機器順壞,「損壞的地方,本來並不容易損壞,證明受人蓄意破壞機器」,所以新例僅用來對付廠內少數「懶做貪吃」的害群之馬。 四、1967年5月 —— 警方介入新蒲崗勞資糾紛,暗藏陰謀? 5月4日開始,警方開始進駐新蒲崗大有街。 隨後兩天,勞資談判破裂後,廠外愈發緊張。5月6日,廠外工友阻止廠房兩輛大貨車出貨,示威工友蕭劍輝聲稱被管工孔彪踢傷,群情霎時洶湧。有人在擾攘間,乘亂從後面咖啡檔扔擲鐵摺椅入人群中,場面迅即失控居家看護。 防暴警察見狀到場,封鎖鄰近街道,並跟在場工人發生衝突;封鎖線外的數百名工人瞬時鼓噪,不住投擲鐵罐、玻璃樽。按《明報》報導,「防暴連」最後拘捕了21人,同時在混亂中打傷多名工友。

Posted in 多益, 托福 | Leave a comment

認為資方壓榨員工居家看護

前中共地下黨員、暴動時任職水務局華人職工會理事劉文成,居家看護在1967年8月1日被關進集中營。他在自傳裏,雖然同樣指震耳欲聾的抽風機和刺眼的燈,但劉文成說他們並非過著毫無人道的生活。他記得他們每天有15分鐘的放風時間,兩個人外出的時間可長些,「到後來全部五十二人一齊放風,很熱鬧,有節日就和藝人一齊大合唱革命歌曲慶祝。」 劉文成又指,政治犯家屬可以來探訪,「好像每兩個星期或是一個月可以探一次」。家屬們每次都帶大量水果給他們,「一天我們可以吃三至四個橙」,他甚至記得當時有守衛跟他們說,住在集中營「酒店還好,有人幫你洗衣服,大小便又有人看管。」 三、1967年4月 —— 人造膠花廠工友被壓榨了嗎? 4月13日,新蒲崗一家較有規模的人造膠花廠爆發勞資糾紛居家看護,到了5月,紛爭更燃起暴動的苗頭。 新蒲崗。 2017年,新蒲崗人造膠花廠。攝:陳朗熹/端傳媒 廠方當時頒布十項新廠規,包括取消三班制加二津貼;將可獲加10%獎金的標準,由每期(半個月)的120元增至160元,兩期工資不到160元即被開除;不准無故請假,請假後不留機位;如非正常壞機將被處分等等。 頒令後,有工友大為不滿,認為資方壓榨員工,開始怠工。資方與部分工人交涉不果後,於4月28日以「收縮生意」解僱了92名工人,並在翌日關閉了西環總廠和新蒲崗啤機部。被開除的工人留守新蒲崗大有街工廠,持續到5月初,氣氛持續升溫,劍拔弩張。 左派一直指責資方無情,並且得到當時不少輿論支持。例如香港大學校園刊物《學苑》便批評,「資方的手段跡近剝削,而且絕對無理。這種剝削情形的存在,實在是香港的一個大污點。」

Posted in TOEIC, 加拿大留學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