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7/05/11

統治意志非常堅定醫院看護

基於這三個原因(民心、客觀籌碼、主觀要求),醫院看護中共在收回澳門的過程中相對順利,也不必對澳門人的民主訴求予以重視,這就說明為什麼同是特區,澳門並沒有得到「普選」的承諾。 港英政府挫敗六七暴動,推動改革 相比之下,香港就完全不同。港英政府挫敗左派暴動後,統治意志非常堅定,而且民望高企。這使得它有信心也有威望來檢討「六七暴動」的深層次原因,並進行相關的大規模政治、經濟、社會領域的深刻改革,例如: 一、實行以行政吸納政治,主動開拓本地人參政的管道,這使得香港在殖民地制度下缺乏民主的遺憾得到緩和; 二、建立廉政公署,主動消除最為民所詬病的貪污問題,這就解決了在殖民地專制下權力不受制約而產生的腐敗問題; 三、設立「冤情大使」職位(現改稱「申訴專員公署」)來處理及解決公營部門行政失當所引致的不滿和引發的問題,從而解決了殖民地非民主政制下老百姓「有冤無路訴」的弊病; 四、根據《麥健時報告書》全面推動行政系統的改革;醫院看護使政府更加高效、便民和更能應對急劇變化的環境; 五、制定大規模建屋計劃,改革醫療和教育制度,解決人民生活的迫切問題,使社會趨於穩定。

Posted in 遊學, 雅思 | Leave a comment

全國一片混亂醫院看護

葡萄牙大權旁落後,迅速失去統治意志,醫院看護這使到它主動在1975年提出歸還澳門,但鑑於當時中國大陸的文革尚未結束,全國一片混亂,根本沒有心思去考慮收回澳門的問題,所以即使葡萄牙主動歸還,中共還是不敢接收。 葡萄牙政府失去統治意志後,澳門就陷於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各方面全面停頓的狀態。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是全世界資本主義經濟高速發展的黃金20年,香港、台灣、新加坡、南韓就在這20年間發展成為「亞洲四小龍」。相比之下,澳門的停滯、沒落就顯得特別突出。 中共收回澳門過程順利 澳門在全面處於停滯、沒落的情況下,對「回歸」產生三個明顯的影響: 第一,從民心看,澳門居民盼望「回歸」,希望藉「回歸」來改變澳葡政府不作為的局面,至少可以改善治安狀況。所以,與香港不同,澳門居民不反對「回歸」。 第二,從客觀條件看,由於經濟社會文化的全盤停滯,沒有太多的籌碼來與中央政府討價還價。所以在中葡關於澳門「回歸」的談判過程中,澳門人基本上提不出任何值得中央重視的方案或要求醫院看護。 第三,從人民質素這個主觀條件看,由於長期落後的影響,加上身處「半解放區」的政治現實,澳門居民仍然是受封建式的「臣民意識」及殖民地式的「順民心態」影響,所以澳門社會至今無法孕育出一個健康的公民社會。現代公民社會追求的自由、民主、法治、人權這些中共所討厭的「西方價值觀」,都難以在澳門生根發育。這使到在整個中葡談判過程中,澳門人的聲音十分微弱。

Posted in 加拿大留學, 移民 | Leave a comment

企圖奪取兩個殖民地政府的權力醫院看護

香港很多朋友可能沒有注意到,醫院看護香港和澳門這兩個中國的「特別行政區」,有一個重要的政治差別:香港的《基本法》賦予香港通過「普選」產生特首和立法會議員的權利(雖然這個權利已經被中共拖延了20年,至今仍然未有落實),但澳門的《基本法》卻根本就沒有這個安排。換言之,同屬中國的特區,香港人和澳門人的政治待遇有很大差別。 這個政治待遇的差別,可以溯源至50年前(1966年)在澳門發生的「一二.三 事件」;以及翌年在香港發生的「六七暴動」。這兩宗事件的共同點,都是當地的左派組織藉着中國大陸「文革」的風暴,引入「文革」式鬥爭手段,通過所謂「反殖愛國」鬥爭,企圖奪取兩個殖民地政府的權力。不過,兩者有個很大的不同:澳葡和港英的應對方法不同。當年「澳葡當局認罪道歉」,而「港英當局則絕不妥協」,一直堅持平亂直到中共強行下令香港左派終止暴動為止。這兩種不同的應對手段,直接導致這兩個殖民地在暴亂後長達20年截然不同的發展軌跡,從而奠定了兩地的政治差異,而這種政治差異,醫院看護則造成了兩地「回歸」後的政治待遇迥異。 澳門淪為「半個解放區」 葡萄牙政府投降後,澳門葡萄牙當局已經失去主權,政治上一切都要以中共的意圖為依歸,例如配合中共清洗國民黨在澳門的勢力等。我記得,那時香港人都嘲笑澳門實質上已經淪為「半個解放區」。澳門親中共的何賢先生成為事實上的「影子澳督」。

Posted in 托福, 移民 | Leave a comment

香港在雨傘運動期間醫院看護

價值真空釀成的社運困境醫院看護 香港人不難列舉「香港核心價值」,但我卻找不到可自豪地稱為「澳門核心價值」的特質。我只可以說在風俗習慣方面,澳門人重視維持和諧、非惡性競爭性及確保良好的人脈關係,但仍不存在澳門人會共同維護而可稱為「價值」的東西。政治上能取得最大公約數的議題,就只剩下「集體利益」,例如福利及本地人優先的工作機會。 澳門的本土利益議題是不乏支持者的,例如博彩工會多次遊行反對輸入外勞莊荷的言論,有家傭僱主遊行要求對外地家傭求職及轉工有更多限制。今年其中一個犯眾怒的議題,就是澳門基金會向中國大陸暨南大學捐款一億的事件,澳門人最不滿的是將資源移到外地,而重點並非澳門基金會長年為人詬病的黑箱操作制度性問題。 香港在雨傘運動期間,即使公民社會幾乎出盡全力,不但爭取民主毫無進展,反之,自治程度更被一步步侵蝕,自由被一步步收窄,香港變得愈來愈澳門化。對澳門來說,中國因素及與鄰近地區的整合,其公眾認受性及意義與香港的有所不同。在澳門公民社會長年積弱、價值真空的環境下,澳門民主運動應以什麼為目標?社運人還可發揮什麼角色?醫院看護這些都是澳門正要面對的難題。

Posted in 托福, 留學 | Leave a comment

工作穩定性非常重要醫院看護

而且,澳門經濟缺乏多元性,醫院看護政府及博彩企業是最大的僱主,行業十分狹窄,對有家室的年輕人來說工作穩定性非常重要,對一切潛在影響工作前途的行動會很避忌。 對於被普遍視為「非政治敏感」的民生及社區議題、較軟性的議題(例如保護動物),或者本土利益議題,澳門年輕人尚算可非常關注,甚至會參與有限度的爭取行動。但對此範圍外的活動,澳門人的參與意欲則不高。 2014年5月,罕見地有二萬人上街反對高官高額退休金及給予特首任內刑事豁免權的《離補》法案。《離補》法案之引起巨大反響,是因剛好法案綜合了能夠觸怒澳門各界的元素:公務員不滿數年前修改法例取消公職長俸,但現在高官卻為自己度身訂造一套;中年階層會傾向不滿官員施政水平,認為他們不值得臨離任後能領取高額退休金;而年輕階層則傾向着重反對刑事豁免權,認為會變相令貪污合法化。在行動當中,有市民高舉「請習大大來澳門打貪」的標語,傳媒亦以「是否『凌駕中央』」的角度向特首質疑刑事豁免權的條款。反思行動的成功,是剛好被抗議對象各有部分觸及社會各階層神經,醫院看護在幾個巧合之下成就一次大型動員行動的特例。

Posted in TOEIC, 加拿大留學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