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7/05/04

當然是個自欺欺人的謊言烤肉食材

項:這個就牽扯到另外一個問題,烤肉食材當你把自己單面化為一個經濟人,其他很多社會行為、倫理道德,以及中國語境下的「人情」這些東西,都簡化了。這其實是現在新秩序裏面一個很重要的特色——把那些東西給抽乾,然後一切都以利益計算作主導。 勞務人員作為最底層的人,他顯然不是這個系統的受益者,他是管理對象。羊毛出於羊身上,他就是這頭羊,所有的人都從他這裏拔毛,那他這頭羊為什麼還要跳進這個系統,這個火坑呢?他其實是這麼想的,這是一種比較普遍的心理狀態:我今天做的東西確實是沒什麼價值,也不是我真正想做的。但是我以後會做那個那個。先把手頭這個咬牙忍過去,今後回來我就好好過生活。既然眼前這個火坑離我最近,也許能撈到第一桶金,跳進去再說。 這個「以後好好過」,當然是個自欺欺人的謊言。我問一個出國人員身體怎麼樣。他說「哎呀,身體那是以後的事。有病了,能治,治;不能治,拖着。」他能不知道如果現在不注意身體,以後就來不及了嗎?但是他的生活狀態強迫他去這麼自欺。這種看似自願地,把自己作為人的多種需求擱置起來,其實是個深刻的社會和政治問題。 端:其實這聽起來像很多城市中產的考慮。比如說烤肉食材,在大公司工作的人,會說這幾年就拿命換錢,過了幾年我就辭職然後去周遊世界實現夢想,好像很類似。

Posted in 托福, 移民 | Leave a comment

這種很艱苦的生活烤肉食材

那你為了實現這個中國夢要怎麼辦呢?烤肉食材你要採取超常規的、超高速的、躍進式的積累辦法。出國就是一個辦法。 其實出國的工資並不一定比國內的工資高好多——以前是高出五六倍,現在也就是兩三倍。這個工資從常規來講,吸引力是不大的。大家知道,出國的社會成本還是很高的,你自己還得事先交那麼多錢,然後那麼多不確定性,捨家撇口出去。大家也都知道,出國幹的肯定是所謂「三低」工作,好的工作輪不到你。 那你為什麼還要去?一個重要原因倒不是說他掙到的絕對數目大,而是他掙到的都是「乾錢」。在國內你打零工,像幹建築,現在一天也有三百塊錢,但是在東北你一年幹不了幾個月,也就幹個五六個月;第二,你幹完活之後,工資不一定能拿到;第三,你工資剛拿到,就得跟朋友出去喝酒消費,每天娛樂,省不下多少錢。 在國外,正因為你完全沒有社會生活,沒有娛樂,天天工作,而且工資基本能夠保證支付,所以你能夠月月看到很高額的積蓄。 你其實是把自己作為一個社會人的交友、消費需求壓到最低,然後把自己積蓄的能量強迫性地放到最大。出國就是把自己扁平化為一個純粹的勞動者和積蓄者,從而能夠達到躍進式的積累。所以出國是為了躍進式地追求中國夢,完全不是在追求生活意義上的日本夢、法國夢或者美國夢烤肉食材。 端:這種很艱苦的生活,是如何支撐下來的?沒有娛樂,沒有社交,難道不會讓一個人覺得自己過着極端受壓迫的生活嗎?

Posted in 遊學, 雅思 | Leave a comment

大部分是三年以後一定要回來烤肉食材

傳統上中國人出國的目的,烤肉食材都是為了回來,衣錦還鄉,這是最高的目的。攝於四川綿竹。 「傳統上中國人出國的目的,都是為了回來,衣錦還鄉,這是最高的目的。」攝於四川綿竹。攝: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端:這些移民勞工最後會定居在海外嗎? 項:不會。有一些去歐洲的,做護理工人、屠宰工人,做廚師的,可以移民,但是數量很小。大部分是三年以後一定要回來。 端:所以這些人想去日本或者想去歐洲的時候,他們對生活的想像是什麼樣的?他們去日本幾年,最後是會回來,那他們好像就並沒有完成真正的流動,不是說真正逃離了什麼東西,是這樣嗎? 項:是的。其實傳統上中國人出國的目的,都是為了回來。衣錦還鄉,這是最高的目的。在外面落地生根其實是比較新的一種想像。 東北農村的這些人出國,他要想的是什麼呢?不是一個法國夢或者說日本夢,他做的還是一個「中國夢」。 但問題是,他要在中國做中國夢的話,永遠也完成不了。你看房價天天在往上漲,以他在中國打工、務農,就不要再想了, 2016 年,玉米的價格下降 50%,這種情況下,你的中國夢——有房有車,結上婚,現在要不止三十萬——這個中國夢你永遠實現不了烤肉食材。

Posted in 留學, 移民 | Leave a comment

不是一個群體和社會的關係烤肉食材

他們要控制員工,但是沒有像東北的中介那樣形成這一系列的社會烤肉食材,甚至是法律關係,把勞工「鎖住」。比如有的中介要出國人員找當地的公務員擔保。如果在國外跑了,當地的公務員有法律義務給中介賠錢。 所以我們看到的,是新的相當嚴密的秩序在形成。你出國前的計劃、意願、去哪裏的選擇、怎麼交錢,出國後的行為,三年合同期滿後怎麼辦,都變成管理對象。在表面上,這種新的秩序完全是以市場規則運行的。商業性的中介機構為什麼要管你?為了賺錢。但是當你看他怎麼去賺錢的時候,他是要製造出一種支配關係,一種社會上和法律的支配關係,甚至是道德上的支配關係的。在這樣一個支配關係下面,他才能夠拿到錢。 出國打工對中國社會整體來說,那可能是微不足道的一個現象,但是對越來越多新生代就業人口——70後,80後的這些人——來說,他們的生活就是越來越由這些微不足道的細瑣現象構成的。他們這些人有很強的自我發展的慾望,但是沒有共同的階級意識,不和公共機構形成穩定的關係,甚至沒有穩定的工作,也不知道一輩子將來會怎麼樣。他們和社會的關係,不是一個群體和社會的關係。而是看他們在幹什麼。當他們在某一件事情的時候,他們成為某個系統的管理對象,但是當他們做另一件事情時,那又進入了另外一個系統。像出國這樣的個體行動是怎麼樣被組織起來,烤肉食材被管理起來的,可能幫助我們理解中國社會總體上的變化。

Posted in 多益, 托福 | Leave a comment

他們會跟窗口公司聯繫烤肉食材

「腿」會跟她暗示,把有關資訊告訴她烤肉食材。然後可能會陪着她到「基地」,也就是在縣城或者鎮上有門臉的中介,去報名。報名後,就形成了一個「材料」,這個材料就往上一級中介報,最後到「窗口」。 這幾個層級,不僅是招聘的層級,還是控制的層級。比方說她去了日本,如果在日本違反了工廠的規定,工廠是不直接跟這個工人談的,他們會跟窗口公司聯繫。然後窗口公司找到下面的基地。 這時候,基地和聯絡員會找她家裏,跟(她的)父母或者愛人說,你的家人在日本做這樣那樣的事情,如果不懸崖勒馬的話,那可能就要被遣送回國,以前交的費用那就全部要泡湯,回國之後中介可能還要採取法律行動。這個一層一層的中介不僅把人招到,讓他們交錢,而且還要熟悉出國人員的家庭環境,能夠直接給出國人員造成道德和社會壓力,從而去規範(出國人員)在海外的行為。 端:這聽起來很像你在《全球「獵身」》裏面講到的,印度程序員的求職中介? 項:對,但比印度人的中介要精細多了。印度人的「勞力行」相當於勞務派遣公司,靠把員工派到大型公司做項目而賺錢烤肉食材。

Posted in TOEIC, 加拿大留學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