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6

因為它最接近你的生活經驗烤乳豬

其實,以如此有限的條件,他們已嘗試了最大的可能烤乳豬,透過「電影」這個藝術媒介傳達所信仰的價值,這都是我在《一念無明》裡所看到的最大誠意。正如黃進說:「我相信『電影』這個藝術是給所有人看的,因為它最接近你的生活經驗。做電影就是做人啊!你的性情、選擇與價值觀,全部都在裡面,騙不了人的。」 「我們這輩子都會這樣子去做吧!」陳楚珩接著說。 走在土瓜灣的街上,黃進帶我們鑽進巷子裡的一棟工廠大廈,搭上貨梯直達天台的秘密景點,瞬間視野開闊。他手指著遠方一棟樓的屋頂,告訴我們那是電影裡曾出現的一幕場景。陽光照著腳下街道長出的低矮舊屋,前方拆掉許久的啟德機場還是一片平地,而更遠的高樓已經蓋起。 在這座高轉速的城市,一不留神就被捲進漩渦裡。儘管路窄難行,黃進與陳楚珩仍試著慢下腳步,並肩而去。 在現今繁華的城市中,想尋找一點人與人之間的溫度,好像比以前困難許多,都市中的機能大幅提升,通訊軟體、交通……等,都讓我們更加便利,在我看來,我們為互相沒交集的陌生人,但我們卻有著相同的步伐,你我的身、心、靈,都脫節了,我的身體踏在馬路上,我的心卻專注於手機螢幕,而我的靈還在遠處尋找自己。我們都踏著這個時代脫節的步伐烤乳豬。

Posted in 遊學, 雅思 | Leave a comment

他們心中確實有些未竟之事烤乳豬

當劇本經歷重生,陳楚珩見它最終呈現在大螢幕時烤乳豬,感動的說:「這是第一次有這樣的好演員去演我寫下的劇本,演員真的很重要,透過他們的演繹可以把文本變成活的。創作很辛苦,可是這個時刻會讓我覺得好想繼續創作。」 雖然距離明年3月的正式放映還有一段時間,從台北回到香港後,他們展開了一連9場的特別映演,收到本地觀眾許多正面迴響與共鳴。然而,問起他們在電影裡是否有想做卻沒能達成的?他們心中確實有些未竟之事。 當初為了使劇本更貼近真實,陳楚珩走訪精神科醫生與看護志工,做了不少研究,關於這些她希望能說得更深:「我寫劇本用了2、3年的時間,可能太想貪心的去呈現各種問題,卻沒能更深入的去探討任何一個。例如有些觀眾看了會以為是不是不吃藥了就會發病,我在寫劇本的時候沒有發覺,現在去看會覺得應該說得更深入。我很想再多說一點關於情緒疾病與康復,這些在劇本裡沒能寫到,後來放映時也很少有機會再提,這是我的一點遺憾。」 對於創作很有意識的黃進也坦言地說:「就像我之前提到的,這部戲是很efficient(有效率的),多講一點點也沒有,每場戲都是有功用的,可是少了一些可以放鬆、留白的空間。我們現在只能夠做到這樣,但如果我們有多一點時間與資源,也許我們可以把故事說慢一點,說一些細小的東西,現在有點太剛好烤乳豬。」

Posted in 遊學, 雅思 | Leave a comment

幸運莫過於能遇上一齣好劇本烤乳豬

我很珍視這部電影的生命與它成長的過程,雖然這對工作人員是很困難的挑戰,所有東西都要很efficient(有效率),對演員也是,尤其是阿樂(余文樂),他的行程很緊,戲又很多,他在一個非常極端的狀態下做表演,我非常非常的感謝他,他是非常專業的演員。」黃進說烤乳豬。 當新手導演遇上資深演員,黃進形容自己更像是參與了一場拳賽:「他們的演出有很強的即興感,像在打拳,看對手怎麼做,然後反應自己,拿自己真實的經驗與情緒跟角色交換。雖然演出有時與我們原本想像有一點不同,但那是更有機的表演。而我的工作就是看著那場比賽,去找到他們身為一個演員與角色之間的共通點,一邊修改規則,讓拳賽再更好一點。」 對演員來說,幸運莫過於能遇上一齣好劇本,對導演來說更何嘗不是。陳楚珩從劇本創作初期,便與黃進維持密切的討論,他們擁有一致的目標,並盡可能將它達成。雖然拍攝過程中為了現實考量,難免調整與刪減,陳楚珩說:「前輩都說劇本在交出去的時候死第一次,開始拍的時候就死第二次。」黃進此時笑著接話:「剪接的時候又死一次,死很多次啊!」即使學校裡學得紮實的電影理論,當拿到真實拍片現場時,起初還執著於抱著劇本屍體的黃進,也必須自我調整:「沒人能完全控制『電影』,因為『人』會在裡面起化學作用,如果你在找一個理型、只有一個版本的話,就會很痛苦。雖然心中還是會有一個理型在,但到現場時會去觀察還能做什麼,找到新的可能。這是我很大的學習烤乳豬。」

Posted in 多益, 移民 | Leave a comment

憑著動人真切的演技感動了評審烤乳豬

如果我們都只為自己說話,烤乳豬並不能團結起來,運動也大不起來。更重要的是,我們有沒有想清楚我們想要怎麼樣的城市、怎麼樣的世界、怎麼樣的生活。」 《一念無明》劇本靈感來自陳楚珩對香港社會的觀察,由一樁真實發生的新聞事件啟發,呈現底層小人物的艱難處境。(高先電影有限公司提供) 這部縮影社會現實的劇本,獲得了香港「首部劇情電影計劃」200萬港元資助,更吸引3位優秀演員的加入。飾演父親的曾志偉是最初確定的角色,劇本隨後也打動了余文樂,讓他挑戰演出患躁鬱症的兒子。他們以票房分紅的方式代替了片酬,給予年輕導演最實質的鼓勵。飾演母親的金燕玲因著對曾志偉的信任,在一通電話邀請下答應演出,金馬獎的入圍酒會上,曾志偉笑說:「我是跟她說拍這片會得獎,她才來的。」金燕玲憑著動人真切的演技感動了評審,果真讓她拿下「最佳女配角」。 演員與資金都到位了,他們卻沒有太多時間。 在香港,一部電影30~40天是最基本的拍片天數,黃進掂掂了手裡的資金,最後僅以16天將它拍攝完成,是超乎想像的非典型。面對高壓的拍攝狀態,劇組團隊在限制裡尋找可能的出路,與劇中的角色處境不謀而合。 「拍的時候覺得很辛苦,很多東西都不能做,沒錢做這個、沒空間做那個,但這些限制加起來,卻發展出一種風格,成了這個電影的命烤乳豬。

Posted in 多益, 托福 | Leave a comment

以笨拙的愛意互相刺傷烤乳豬

「其實做一個混蛋很容易,烤乳豬搞不定的,就撒手不管。」向來不管事的父親,終究懷著歉疚把阿東從療養院裡接回家生活。兩人擠在窄到喘不過氣的劏房(香港用語,指分間出租樓宇單位)裡,父親夜裡想著睡在上鋪的兒子究竟痊癒了沒,枕下藏著戒慎恐懼的防身武器。只是那防得了身的,卻也成了切斷信任的利器。最親近的家人,以笨拙的愛意互相刺傷,不斷重修「相愛」這個複雜難解的人生課題。 《一念無明》劇本靈感來自陳楚珩對香港社會的觀察,由一樁真實發生的新聞事件啟發,呈現底層小人物的艱難處境。不只探討醫療照護、心理疾病與住屋問題,更凸顯出冷漠疏離擺在這座悶熱擁擠的城裡,是如此的諷刺與顯眼。「我希望能讓大家看見這樣的香港,因為看見了,可以讓人去想還能做些什麼,然後繼續走下去。」陳楚珩說。 黃進也有感而發:「很多人會問我們是不是家庭或精神狀態有問題,所以才寫這樣的故事。人們會預期你一定是這樣的人,才會關心這樣的事,但不是這樣的。就像很多人支持同志平權,並不一定同志,而是我們相信這個世界這樣比較好,這是價值觀烤乳豬。

Posted in TOEIC, 加拿大留學 | Leave a comment

糖這種讓人上癮的添加物牙齒矯正

低脂飲食越吃越胖牙齒矯正 不過,前述英國營養學家亞丁(John Yudkin)並不認同低脂飲食能改善心血管疾病。他本身就是執業醫師,從臨床角度與自己的研究來看,威脅人類健康的應該是糖、而不是油脂。 一方面,人類吃肉的歷史比吃碳水化合物的時間長很多,300 年前才開始吃糖;一方面,二戰後西方真正改變的飲食習慣,糖的攝取量比戰前高出 20 多倍。亞丁不排除,油脂可能也有影響,但實驗與臨床證據讓他堅信: 「糖這種讓人上癮的添加物,就我們所知道的事情,只要有一小部分內容公開出去,應該就很快會被民眾要求禁止吧。」 英國營養學家亞丁(John Yudkin) 然而,亞丁的研究結果,營養學界並不待見,吉斯的攻擊尤其猛烈,亞丁 1972 年發表的研究專書《純白卻致命》(Pure, White and Deadly),希望對大眾提出警告,卻被譏為科幻小說。 在權威帶頭打壓下,亞丁逐漸被邊緣化,只因不合主流思想,他遭學界徹底否定。學術期刊拒絕刊登他的研究報告,學術研討會不歡迎他參加,連他一手創建營養學系的伊麗莎白女王學院(Queen Elizabeth College),都撤銷他退休後繼續使用實驗設備的權利,其他原本支持亞丁的科學家,也逐漸轉身離去牙齒矯正。

Posted in 遊學, 雅思 | Leave a comment

同樣建議大眾採行低脂飲食牙齒矯正

吉斯的研究,雖說目標探討飲食習慣與疾病的關係,牙齒矯正實際上只考慮油脂一類,完全排除醣類、肉類、蔬果等其他食物的影響,許多科學家都批評,研究不夠嚴謹。不過在那之前,沒人完成過跨國研究,吉斯因此聲名大噪,登上《時代雜誌》封面,也為自己爭取到豐厚研究經費。 吉斯 1958 年展開三階段長達 45 年的「7 國研究」(Seven Countries Study),追蹤美國、義大利、希臘、南斯拉夫、芬蘭、荷蘭與日本等國 1 萬 2,763 個中年男性的健康資料。在那個沒有電腦幫忙統計的年代,吉斯團隊完全靠人工分析,1970 年出版 211 頁的專著《七國調查》。 他宣稱,7 個國家的資料證實,心血管疾病的肇因,就是飽和脂肪,一如他原先的觀察。儘管外界多有質疑,沒人能提出比「7 國」更有份量的資料,吉斯的理論,於是很快成為營養學研究的主流,加上追隨者的後續研究,心血管疾病在美國,從此與動物油脂畫上等號。 美國政府 1980 年發布第一份《美國人膳食指南》,就根據吉斯的主張,建議國人避免吃太多肉、飽和脂肪、膽固醇;之後心臟協會(AHA)也針對預防心臟病,提出首份《膳食指南》,同樣建議大眾採行低脂飲食。 「低脂」觀念,從此影響千千萬萬美國人,其他想要超英趕美的國家也很快跟進,蔚為世界風潮,台灣人也非常熟悉,像是動物油等飽和脂肪的攝取,要低於總熱量一成;儘量以不飽和脂肪、牙齒矯正碳水化合物取代;雞蛋有很多膽固醇,一天不能超過一顆等飲食規則。

Posted in 托福, 留學 | Leave a comment

推行錯誤營養政策牙齒矯正

(製圖/黃禹禛) 報告引用詳盡的臨床統計與研究,認為各國要控制肥胖相關疾病醫療花費,就必須降低民眾的糖攝取量牙齒矯正。 儘管開徵健康捐無法解決所有問題,各國成效也不一樣,報告仍認為,課稅會是最有效方法,而且稅率不能太低,估計每加 10% 的糖稅,就能壓低銷量 8%~10%,若能提供消費者其他選擇,效果會更加明顯。(註 8) 那些油脂的害處,其實來自「糖」⋯⋯ 同樣是吃糖引起的肥胖問題,英國人其實更加冤枉!早在半個世紀以前,英國營養學家亞丁(John Yudkin)就疾呼,遠離甜食、含糖飲料,甚至應該禁止吃糖,無奈政府不願意採信,推行錯誤營養政策,讓英國人多受害超過 30 年。 現代營養學的發展,在二戰結束後才開始,那個時候沒什麼胖子,但是越來越多人有心血管疾病。美國第 34 任總統艾森豪(Dwight Eisenhower)1955 年就在任內發病,因為急性冠心症接受手術,嚇壞了全國上下。 手術後,醫生公開說明總統病情,建議民眾少抽煙、少吃油脂與膽固醇。當時的人相信,油脂含有膽固醇,吃油就會增加體內膽固醇,道理並不複雜。此外,美國生理生化學家吉斯(Ancel Keys)1953 年發表一份跨國飲食習慣研究,也斷言心血管疾病,必定跟油膩飲食有關牙齒矯正。

Posted in 托福, 留學 | Leave a comment

業者可能沒錢研發新產品牙齒矯正

匈牙利肥胖人口比例 31.5%,牙齒矯正歐洲排名第一,政府 2011 年開始管制加工食品的成分含量,一口氣將糖、鹽分、油脂、咖啡因,通通納入超標課稅範圍,35%~40% 食品都要多繳稅,因此在 4 年內,增加 2 億 1,900 萬美元(約新台幣 70 億元)的稅金。 健康 vs. 經濟 如何兼顧? 從各國對糖課稅的結果看來,民眾改變了採買習慣,不健康食品銷售量確實下滑,也迫使廠商推出更健康的食品,就像市面上許多低鹽、低脂、無咖啡因的產品。 但健康捐也有很殘酷的一面,稅太重無異於殺雞取卵。像是匈牙利原本營業稅高達 27%,稅負增加後,業者可能沒錢研發新產品,惡性循環的結果,就是關廠倒閉。匈牙利課徵糖稅至今,已經有 1,000 個食品業勞工失業。 墨西哥糖飲稅開徵一年,民眾平均飲用量減少 6%,飲料銷售下滑 2.5%,同時也造成 1,700 人失業。另有研究顯示,飲料、甜食價格提高後,可能會讓經濟條件差的人,選擇「更便宜、而非更健康」的食品。 當國民健康無法兼顧經濟成長,我們該為健康犧牲經濟?還是為經濟犧牲健康?該怎麼選擇才正確?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2013 年發表的報告《全球糖份攝取研究》,從投資者角度出發,給了一個答案牙齒矯正。

Posted in 留學, 移民 | Leave a comment

多數開徵食品健康捐的國家牙齒矯正

糖飲稅消息一發布,飲料商股價大跌牙齒矯正,憤怒的業者抱怨,課稅減不了糖,只會砍掉工作機會;可口可樂等大廠放話,要告政府「歧視」,因為果汁等其他含糖食品,甜度更高卻未納入課稅範圍。 抗「糖」一直是不少國家思考的政策方向,牽動各種政治與經濟的角力。 食品健康捐:芬蘭最早、匈牙利最全面 肥胖人口約 2 成的芬蘭,是最早課糖稅的國家,1940 年開徵範圍包括檸檬汁、加味水、果汁、蔬果汁風味飲料,但不包括牛奶,稅率每公升 0.22 歐元(約新台幣 8 元),每年稅收約 1 億 4,700 萬歐元(約新台幣 68 億元)。 糖稅甚至擴及糖果、零食與冰淇淋,但芬蘭在 2000 年一度取消,2011 年又恢復課徵,稅率每公斤 0.95 歐元(約新台幣 35 元),每年幫國庫增加 1 億 900 萬歐元稅收。不過,食品商後來控告政府歧視,歐盟法院判決芬蘭敗訴,冰淇淋與糖果稅將於 2017 年取消(英國飲料商也想透過類似訴訟反制糖飲稅)。 多數開徵食品健康捐的國家,如法國(2012)、墨西哥(2013)、美國加州柏克萊市(2014)、智利(2015)等,都跟英國一樣只處理含糖飲料,差別就是開徵的甜度、是否包括果汁、甜味劑飲料。牙齒矯正唯一的例外是匈牙利,也是 WHO 推銷的成功典範。(註 7)

Posted in TOEIC, 加拿大留學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