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6

蘭嶼雖然擁有較佳水域條件烤肉

在台灣不易尋找適合訓練的海域烤肉,蘭嶼雖然擁有較佳水域條件,但對於需要70米以上深度的小明來說,仍然不夠。有次他買了一艘充氣橡皮艇,想藉由橡皮艇划到較外海的海域練習,下午從紅頭港口出發,結果兩人遇到強勁風勢與海流,把他們帶得越漂越遠。小明划到筋疲力盡,卻只是原地打轉,絲毫沒有接近陸地一點。眼見天色開始變暗,船上糧食只有兩罐八寶粥,於是兩人決定棄船。在海中游了近5個小時才切過海流,晚上9點多終於摸黑回到岸上。隔天兩人全身痠痛,整整休息兩星期才能再下水。小明回想當時,他一度擔心林嵐會堅持不下去,但事實上,卻是林嵐半拉著氣力用盡的小明回到岸上。那是他覺得離死亡最近的經驗。 小明進行訓練的菲律賓宿霧海域附近,有一大群沙丁魚一直居住在那。 如今小明與林嵐定期往返台灣與菲律賓兩地,去宿霧Moalboal做訓練,在那裡,離岸幾十公尺就有百米深的海底;回台灣則是教學自由潛水,以賺取下次出國訓練與比賽的經費。 身為台灣自由潛水選手的先行者,小明沒有人可以請教,一切只能靠自己摸索。一開始無法在教學與訓練之間取得平衡,導致成績不穩定。經過自己不斷嘗錯後,如今他已經漸漸在兩者中取得平衡。雖然這次在菲律賓訓練的成果沒機會在4月的自由潛水比賽中展現,但是他的心態已經和以往不同。「比賽隨時都有,把自己準備充足,不怕沒有機會。」他說烤肉。

Posted in 遊學, 雅思 | Leave a comment

專屬於自身的新的慾望烤肉

台灣的藝術家若要避免開創一個新文化的同時以戀物的衝動將此文化定型烤肉,就必須時時回到個人創作的動力之河,回到自身獨特的語言與形式,開發身體內的風景,引發內在專屬於自身的新的慾望,以遊戲之姿舞蹈,與自身所屬重重鑲嵌的脈絡對話,並且時時消解形貌,以便不斷創造。 此文為國科會整合型計劃【聚焦與失焦:文學與藝術中「中國」符號的延變】中子計劃「台灣現當代文學與劇場中的『中國』Ⅲ-Ⅱ」(NSC87-2411-H-030-010-B6)之部份成果;初稿發表於一九九七年輔仁大學第三屆國際文學與宗教會議,並被收錄於論文集《戲劇、歌劇與舞蹈中的女性特質與宗教意義》台北:輔仁大學外語學院,1998。121-138頁。 . 傍晚,小明陪林嵐到菲律賓住處後方的海邊進行靜態閉氣訓練。 自由潛水比賽挑戰的不僅是身體的極限,更是心理的。至於會不會害怕,小明回答:「一開始會擔心,會不會死在海底,後來想說,死就死吧,現在則是把這些思緒都拋開了。」然而死亡威脅並非只存在海底,在他接觸自由潛水的這段時間,死亡曾經找上他烤肉。

Posted in 多益, 移民 | Leave a comment

女舞者藉著自身的向內探索烤肉

東方宗教的符號意義在於與西方所作的區隔烤肉;而相對於男性神祇的大傳統,女神的意義則在於其屬於俗文化與民間信仰銜接的邊緣力量,在於她無法被固定於任何塑像的多元形貌姿態,在於她來自於大地萬物源源不絕變換不止的生機。但是,女神亦可能因為被放置於神龕之上,被神聖化,而削減了內在的能動力。 林懷民借用女神的符號,展現他對台灣文化再生的呼喚;而陶馥蘭與林秀偉兩位女舞者藉著自身的向內探索,回應林懷民的召喚,漸漸趨近女神多元面貌的經驗,而解消中原文化的磁場。如同陶馥蘭所說,身為女性的藝術家必須「敏感地找到屬於自身的獨特的美感形式與語言」(《舞書》 72)。她也曾說:「如果夠自覺,每個女人都將清楚地了解並表達自己的處境,……包括創作。」(《生日快樂》節目單 3)或者如林秀偉所言:舞蹈如同佛的萬法諸相,舞者以肉身圖像呈現人世愛欲生死,以藝術反覆創造被隱藏的生命面貌烤肉。

Posted in 留學, 移民 | Leave a comment

她們也失去了創作多面的可能性烤肉

舞者控制從流動到靜止,從強烈到微弱氣息的轉換烤肉,其實並不是如林秀偉所說佛一般的當下頓悟,而是在編舞者的設計以及對自身軀體動力掌握之中的協調而達成。然而,當陶馥蘭過於強調崇拜與儀式,或是當林秀偉過於強調反知而無設計的創作經驗時,她們也失去了創作多面的可能性,而使她們的作品反覆展現被一種意識形態與符碼固定住的凝止圖像。 我們發現:舞蹈藝術中,點線狀的肢體流動延續與塊面狀的凝止固定是舞蹈藝術中內涵的兩種衝動,這兩種並存而相互矛盾的符號衝動也帶出了台灣文化論述場域諸如鄉土文學論戰或是藝術本土論戰中的類似矛盾。我們要討論的是:文化與藝術創作的內發動力如何可能像是動力之河,驅動身體語言,與既存的語言系統框架產生對話距離而不為之所控。 那麼,女神文化的語言對於台灣的藝術創造者提供了什麼啟示?我想,不在於宗教圖像所記錄的姿態與線條,不在於梵唱時瀰漫空間的儀式性安定作用,更不在於某一位女神的真實存在,而在於女神可能釋放能量,卻也可能凝結動力的兩難烤肉。

Posted in 多益, 托福 | Leave a comment

藉助於女性的精神力量烤肉

因此,我們在陶馥蘭與林秀偉的舞作中烤肉,以及台灣舞蹈劇場中再度出現的「東方」圖像與宗教符號中,看到已然具有不同於傳統東方的符號意義:對台灣藝術家來說,本土/東方符號是曾經被遺忘而現在切切急於拾起的自身/他者。再度拾起的自身/他者因焦點有意轉移,朝向俗文化與女性神祇靠攏,而脫離了傳統儒家的正統文化,成為另一個向度的他者,一個藉以與傳統分隔的女性她者。召喚女神,是要藉助於女性的精神力量,來施展文化新生的能力。 除了陶馥蘭與林秀偉對於文化認同的符號選用政治之外,她們具有宗教圖像的舞作也不僅只是舞者個別風格的發揮,更不只是如同冥想練氣般隨意舞動;舞作中編舞的結構還是掌握在陶馥蘭與林秀偉的設計中,而且仍舊是藉以面的圖像截斷動作之流脈來達成編舞。我們在她們二人的作品中其實看到許多以雕塑的圖像呈現在空間中的動作模式:陶馥蘭善於以身體結合超現實物體藝術,達成她特有的動作韻律;而林秀偉則長於設計了許多對體能極限挑戰難度極高的動作與姿勢,需要能力極高的舞者才能完成烤肉。

Posted in TOEIC, 加拿大留學 | Leave a comment

得以脫離傳統民族舞蹈的侷限烤肉食材

但是,若我們清楚了解台灣現代舞蹈的發展烤肉食材,我們便會了解「銜接東方」的意義。現代舞蹈起源於西方,台灣當代舞者的訓練背景也根植於西方的現代舞蹈語言,例如葛蘭姆(Martha Graham)、漢佛瑞(Doris Humphrey)、康寧漢(Merce Cunninghum)、李蒙(José Limón)、尼可拉斯(Alwin Nikolais)以迄鮑許(Pina Bausch)的政治性舞蹈劇場。 七○年代間,隨著「雲門舞集」的創團,台灣舞者藉著西方現代舞蹈的訓練,才得以脫離傳統民族舞蹈的侷限,而發展現代舞蹈。 因此,所謂的台灣現代舞蹈亦即等同於西方現代舞蹈。當台灣舞者進入並掌握現代舞蹈訓練的系統之後,慢慢開始接觸到了其他當代新興劇場的概念,例如葛托夫斯基(Grotovsky)的根源探索訓練,謝克納(Richard Schechner)的儀式劇場,甚至日本興起於五○年代而發展為八○年代強調回歸身體的「舞踏」(Butoh)等; 這些新興劇場共有的根源探尋與回歸自身的訓練,促使台灣舞者開始探尋自身文化,甚至探索自身心靈根源,並且開始拒絕以身體呼應西方的現代舞蹈語言。努力探索自身以開展出新的舞蹈肢體語言的嘗試,使得台灣舞蹈劇場自然朝向東方傳統文化典故以及東方宗教尋求靈感烤肉食材。

Posted in 留學, 雅思 | Leave a comment

看起來似乎有一些自相矛盾烤肉食材

女神研究學者的態度相差懸殊,烤肉食材有的試圖證明特定時空中某一女神的存在而試圖恢復這個原始宗教,有的強調各宗教萬源同宗,以一女神為共同緣起,有的則認為「神聖性中的女性面向」(the feminine in the sacred)的象徵意義或是心靈原型重於考古事實。但是,從藝術再現女神的不同方式來思考這個問題,我們便會發現:雖然不同宗教的女神似乎有流傳影響的痕跡,或是類似的執掌,例如主宰創世、造人、滋養農作、醫療、工藝、生殖、愛欲、戰爭、毀滅與死亡等功能,但是不同文化會選擇而凸顯女神的不同性格,因此,我們必須從文化的角度來思考相關的問題。二十世紀末在台灣舞台藝術界中興起的宗教追尋,尤其是舞蹈語言中大量借用的女神符號,更需要我們同時從創造動機、文化符號以及相互牽連的文化論述脈絡來理解烤肉食材。 台灣當代舞蹈中舞者藉著身體模擬東方的宗教圖像,除了可能是編舞藝術家自身的精神追尋,或是要表達本土或是東方的宗教經驗之外,同時亦必須看作是一種脫離西方而要「銜接東方」的企圖。這種說法看起來似乎有一些自相矛盾:為什麼東方的舞蹈需要努力「銜接東方」?

Posted in 多益, 留學 | Leave a comment

這股女神傳統的重新發現烤肉食材

同時引起我興趣的是:烤肉食材台灣當代舞蹈劇場中出現的所謂宗教符號,時常是一些不屬於正統儒家思想的民俗儀式;此外,更有意思的是,這些作品中的宗教語言多半傾向於女神的傳統。林麗珍與劉靜敏的媽祖,林懷民早期的作品《女媧》、《夢土》中的飛天、《九歌》中的女巫,陶馥蘭的觀音菩薩、千手佛像與蓋亞女神,林秀偉《世紀末神話》的女媧、《生之曼陀羅》與《無盡胎藏》中女性胎藏概念以及印度教沙諦女神的能量,《大神祭》中具有生殖力的原始大地之母,甚至《詩與花的獨言》中如乩童般舞動的女祭師,都是女神的不同面相。同時,值得我們注意的是:這一系列女神塑像所傳達的女性語言,都不是傳統所謂的女性特質,如溫柔、纖細、柔和、婉約,而是兼有生殖與毀滅力量的大地之母的語言,是一種具有爆發力、強度與多種面貌的語言。 這股女神傳統的重新發現,讓我們聯想起近二十年來遍佈世界各地,牽連考古學、民俗學、藝術史學、神學以及女性主義學者共同關注的「女性精神運動」(Women’s Spirituality Movement)。一九七○年代京布塔思(Marija Gimbutas)的《古歐洲的女神與男神》(The Goddesses and Gods of Old Europe, 1974)以及史東(Merlin Stone)的《當神是女人的時候》 (When God was a Woman, 1976)出版後,類似的追尋女神蹤跡、探討世界各地宗教中遺失的女神根源的書籍陸續出版,烤肉食材而蔚為風潮。

Posted in 移民, 遊學 | Leave a comment

回到自身獨特的語言與形式烤肉食材

本文認為,「女神文化」這種既具生機亦具神聖化而僵硬的兩面矛盾亦展露於台 灣當前文化論述場域諸如鄉土文學論戰或是藝術本土論戰中的各種層面烤肉食材。台灣的藝術家 若要避免開創一個新文化的同時以戀物的衝動將此文化定型,就必須時時回到個人創作 的動力之河,回到自身獨特的語言與形式,與自身所屬重重鑲嵌的脈絡對話,並且時時 消解形貌,以便不斷創造。 回上 宗教圖像與女神符號的文本策略 我們發現,近年來台灣舞蹈劇場中大量出現回歸東方宗教的符號,例如禪、道教、佛教或是台灣本土民俗儀式。「雲門舞集」的《夢土》、《涅盤》、《九歌》、《流浪者之歌》以及一九九七年發表的《家族合唱》都有明顯的東方宗教符號的痕跡,除此之外,林麗珍《中元普渡》中的放水燈儀式,劉靜敏「優劇場」的媽祖進香,劉紹爐「光環」的《大地漫遊》所強調的氣、身、心三合一的實驗,陶馥蘭「多面向舞蹈劇場」的《甕中乾坤》與《心齋》的身、心、靈溯源,和近日發表的《蓋亞,大地的母親:陶馥蘭的吟唱與舞蹈》(一九九七年),以及林秀偉「太古踏舞團」的《生之曼陀羅》及《無盡胎藏》的曼陀羅與胎藏概念,也都有明顯的宗教意涵烤肉食材。

Posted in 留學, 遊學 | Leave a comment

林懷民作品中的「女巫」召喚烤肉食材

烤肉食材本文的重點便是探討近二十年來台灣舞蹈劇場如何大量投注東方宗教圖像以及女神符號而展演重重轉移替換的文化認同政治。台灣當代舞蹈劇場的編舞者,近年來都愈來愈趨向宗教圖像以及女神符號的捕捉。無論是他們舞蹈肢體語言的訓練,舞蹈藝術理論的發展,或是舞蹈作品的編寫,我們都清楚看到這種宗教化的轉向。此文以林懷民、陶馥蘭與林秀偉所編的舞蹈文本為出發點,思考台灣當代舞蹈文本中的宗教圖像以及女神符號背後的文化意義;更具體的說,本文企圖從這三位編舞者的作品中,窺探台灣當代文化論述場域如何藉著宗教圖像與女神符號作為區隔中國中原文化而自我界定的符號策略。 本文將指出:林懷民有意在舞台上呈現東方宗教中具有生殖力量的原始大地之母的 女神語彙,透露了林懷民企圖借用俗文化以抗拒正統漢族文化或是男性中心價值體系的 中原文化的目的。林懷民作品中的「女巫」召喚賦予台灣文化再生能力的「女神文化」,而陶馥蘭與林秀偉以自身的創作回應了林懷民對於新文化的召喚,展現了「女神文化 」的動力;然而,「女神文化」同樣有被戀物固著、凝止於神龕之上而失去生命動力的 危機烤肉食材。

Posted in 加拿大留學, 留學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