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6

根本不該鄉愁居家看護

威廉森這篇〈布坎南男孩〉,直指支持川普的白人工人階級就像支持參與1996年共和黨初選的布坎南(Pat Buchanan)一樣居家看護,都是一群不努力在經濟及道德層面向上提升,只想要享受聯邦政府福利的墮落白人。美國要進步,必須堅守自由市場、小政府及傳統家庭價值。白人工人階級的困頓是個人問題,白人社區因全球化的衝擊而沒落,搬家離開就是了,根本不該鄉愁。 威廉森這篇文章挑動共和黨其他派別的不滿,曾任布坎南創辦的《美國保守派》雜誌專欄作家的道赫蒂(Michael Dougherty),在《星期》(The Week)雜誌抨擊威廉森的文章,其實展現了保守派精英如何蔑視共和黨工人階級;道赫蒂認為,當自由貿易重擊這些長期支持共和黨的底層工人家庭,現在稍有反抗,就立即遭受長期攫取龐大政治經濟利益的保守派精英污辱,工人階級當然會強力支持川普居家看護。

Posted in 加拿大留學, 雅思 | Leave a comment

川普只是談笑用兵居家看護

川普只是談笑用兵,就橫掃共和黨基層,居家看護使得共和黨精英在同盟瓦解及價值崩解下,面臨到過去同盟產生的政治經濟利益是否能夠維繫的危機,而產生了路線辯論的問題。最重要的是今年2月,由《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雜誌的專欄作家威廉森(Kevin Williamson)撰寫的一篇名為〈布坎南男孩〉(The Buchanan Boys)的文章所激起的論戰。 (攝影/Jim Watson/AFP) 《國家評論》是美國保守派大將巴克利(William Buckley),在1955年為了整合保守派思想以對抗民主黨左傾、大政府路線所創辦的刊物,這份刊物可以說是為1980年代的雷根總統當選、開創新保守主義,奠定了思想基礎居家看護。

Posted in 加拿大留學, 留學 | Leave a comment

川普本身並沒有什麼中心思想居家看護

回頭看美國,對於共和黨來說,不僅僅是權力及利益被政治丑角襲奪居家看護,更是拆解了共和黨由社會保守派、自由貿易倡議者、國際干預鷹派精英和群眾,在過去數十年來所組成的同盟。 川普本身並沒有什麼中心思想,只是按照本能看到矛盾在什麼地方,興之所致就一槌重擊。從參選以來,他提出的反自由貿易、對墮胎同志問題搖擺、要徵富人稅、強調美國優先,自己又再婚多次,在在與共和黨的傳統訴求衝突。雖然競爭對手每每以為抓到把柄發動猛攻,川普卻獲得共和黨群眾甚至跨黨爭取到民主黨選民的支持,在初選中不斷攻城掠地,最後取得提名權居家看護。

Posted in 留學, 移民 | Leave a comment

深受全球化不平等之害居家看護

總的來看,川普這種對傳統政治激烈衝擊的現象並不孤單居家看護,歐洲國家極右翼崛起已經是大勢所趨,加上英國退歐呈現的排外及認同焦慮,在在顯現歐美國家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種種救市方案除了讓釀災的金融大鱷起死回生,並沒有讓基層有實質感受。加上中東北非難民問題及ISIS恐怖活動進一步激化歐洲的認同危機,各國政治精英雖然大聲疾呼,那些以恐懼及排外操作種族民粹主義的政治人物是騙子、俗仔,但對於深受全球化不平等之害的基層民眾來說,這些建制派精英才是騙了所有人數十年的政客,所以各國反建制基層民眾興起羞辱精英的共同政治運動,既歡樂又解恨居家看護。

Posted in 加拿大留學, 留學 | Leave a comment

居家看護受衝擊的不僅僅是共和黨

經歷一年多慘烈廝殺的初選,川普終於在美國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中居家看護,正式成為共和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雖然黨內盡力營造大團結氣氛,但共和黨重量級大老缺席、拒絕川普(NeverTrump)運動小規模騷擾、同黨競爭者克魯茲上台演說時公開拒絕支持,顯見共和黨內部的裂痕難以弭平。 但整個初選下來,受衝擊的不僅僅是共和黨,由於經歷川普種種離譜言行的衝擊卻大受基層選民歡迎。美國此刻已不能幻想讓川普落選就能回到過去的政治格局,而是整個政經路線及價值如何重塑的問題居家看護。

Posted in TOEIC, 加拿大留學 | Leave a comment

這世界多了一個人居家看護

職場年輕人,不該被這樣一堆不知其來何由的「Q」給定位居家看護。不,不只是職場上,任何一位活生生有熱血在身體裡奔流70%是水的人類,都無法被簡單的幾個「Q」給定位。每個人的特質都有它的緣由。有一個笑話說,你生日那天,發生什麼事?答案是「這世界多了一個人」。嗯,「多了一個人」,聽起來是個微不足道的事?但每個人的被製造,都是萬分之一機率打中的生命奇蹟。看我們的DNA,記錄了幾千萬組的「個人設定」,大自然已經告訴我們,人是不能用幾個Q來說盡的,為何要用幾個大大粗糙的「大綱」來把自己Q進一個比較表裡?人人都是美的,居家看護人人都有可用之處啊。

Posted in 遊學, 雅思 | Leave a comment

面試五分鐘之後居家看護

仔細瞧瞧,Q其實是個陷阱,普天所有努力的上班族同胞居家看護,當貨品擺在架上,一個一個比價錢、比功能、比美觀。當我們將很多個Q如此琅琅上口,下次看到任何人,面試五分鐘之後,我們可以直接下評語:「這個人的IQ很高,EQ不行,AQ還不錯,BQ高於平均值,CQ比剛剛那個差一點…」,最後雖然不至於給他一個分數,但已經把他的高低排出來了!Q根本是個「比較」的量尺,給社會主導人士一個快速評量下面幫忙做事的人的工具(你有聽過有人在評郭台銘、蔡明介的IQ、EQ、BQ嗎?)它也是讓同儕之間互相推擠下馬的工具,只要你在幾個Q上面贏人,基本上,就是被主流職場接受的一個保證居家看護。

Posted in 加拿大留學, 遊學 | Leave a comment

卻會跟著我們一輩子居家看護

我認為,上班族要成功、要快樂、要幸福、要有競爭力居家看護,上班族想要與眾不同,真正關鍵不在什麼Q的「什麼」,而是後面那個「Q」。 Q,就是「商數」的意思。智商的「商」就是這樣來的。這數字,和我今天過馬路等紅綠燈上面的秒數數字很是不同,等紅燈我看到要等70秒,70秒後就沒了,但這些IQ、EQ、AQ…有的沒的「商數」,卻會跟著我們一輩子,它雖然沒有被量化(註:是「尚未」被量化),但目前看來,誰比較多,誰比較容易成為職場上公然的贏家居家看護!

Posted in 加拿大留學, 留學 | Leave a comment

作家每年賣一本書居家看護

總之,我們住在一個,Q不完的世界居家看護! 以我的直覺,接下來,Q這個東西還會繼續走下去,比如會出現目前Q始祖的「徒子徒孫」,像EQ生出了「SQ」,Smiling Quotient,微笑商數,幫助你EQ搞更高;BQ也會出現「HQ」,Hairstyle Quotient,髮型商數,長長髮絲飄過去讓同事招架不住;我們會慢慢看到,諸Q們也會互相搞「併購」,於是出現「IEQ」,智慧與態度兼美的職場達人,還有「MCQ」,愛搞怪又有道德觀的新新人類…。反正大眾傳媒每次想推廣一個新題目,廠商每次想賣它的產品,作家每年賣一本書,就要想辦法為我們上班族已經忙碌又痛苦的上班日子中,硬多塞一個Q,英文字母一共有26個哪,後面還有好多個Q可以取用居家看護。

Posted in 托福, 留學 | Leave a comment

居家看護打扮美美的上班

這次在網路上看到一則「職場雙B術、美麗新女力」文章,它講到一種上班族應該學習的新概念叫「BQ」,就是Beauty Quotient,美麗商數。文章說,打扮美美的上班,為女性帶來更多的自信,「…舒解著辦公室僵化而緊張的氛氛,男同事在一旁更是看得心情愉快,工作效率大增居家看護。」 是嗎?旁邊人連忙把「BQ」二字抄下,她的本子裡已經有好多個「Q」,從一開始的IQ測量大家的腦袋水平,EQ(Emotional Quotient)則是我們的情緒合群商數,到AQ(Adversity Quotient,逆境商數)、CQ(Creative Quotient,創意商數)、MQ(Moral Quotient,道德商數)、SQ(Spiritual Quotient,信仰商數)、FQ(Financial Quotient,財務商數),然後現在又有BQ,也有人搞笑「BBQ」居家看護。

Posted in TOEIC, 加拿大留學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