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留學

自食其力的升斗市民醫院看護

自行謀生的自由受限制 的確,梁振英治港五年醫院看護,反映貧富縣殊的堅尼系數上升至0.539;食環署人員動輒以無牌售賣的罪名打壓在街頭擺賣、自食其力的升斗市民,很大程度上是拉開貧富懸殊差距的元兇之一。香港開埠初期,港英政府除了發出流動小販牌照,更在二戰後,發出大牌檔的牌照,讓小市民可以自食其力。但當香港在上世紀70年代經濟起飛後,有關當局不但停止發牌,更着手取締已發出的牌照。1993年,當時的市政局推出計劃,自願交還小販牌照可獲3萬元的特惠金外,還可選擇空置的固定小販攤位,或以優惠租金租用公眾街市內的空置單位。截至2016年,這項計劃推出以來,流動小販的數目由3500減至415。值得注意的是醫院看護,減少的數目並非全是小販自願交還牌照,因為當牌照持有人去世,牌照便會失效。

Posted in 留學, 移民 | Leave a comment

執拾人家棄置的紙皮醫院看護

75歲香港清潔女工,執拾棄置的紙皮醫院看護,並以1元售賣紙皮予外籍傭工,而遭在場的食環署票控。這事件曝光後公眾嘩然,差不多所有人都指責食環署人員不近人情。圖為深水埗一位執拾紙皮的婆婆。 攝:林振東/端傳媒 不願領取綜援的75歲香港清潔女工,為了幫補生計,執拾人家棄置的紙皮。當外籍傭工以1元向她購買紙皮用作坐墊時,在場虎視眈眈的食環署人員馬上以無牌售賣的罪名票控該婆婆。事件曝光後公眾嘩然,在社交媒體上,差不多所有人都指責食環署人員不近人情。不少人更把事件和即將卸任的特首梁振英收取澳洲公司 UGL 5000萬一事相提比論醫院看護,認為兩者相比,正好是「竊鉤者銖,竊國者侯」的示範。

Posted in 多益, 留學 | Leave a comment

輟學後又過去兩年多醫院看護

偶爾回國休假,小李發現自己一下子又變得健談醫院看護,跟多年的好友暢談各自的經歷,彷彿找回了逝去的時光。他希望自己未來能回中國做生意,因為同年齡段的好朋友都在中國。 輟學後又過去兩年多,在非洲每天的生活似乎是前一天的重複,白天去店裏,晚上回宿舍玩手機、打遊戲。平淡的日子把小李的浮躁感漸漸磨平。慢慢他開始主動跟當地員工學習斯瓦西里語和英語。現在雖然太複雜的詞和句子他還是不會說、聽不懂醫院看護,但跟當地人溝通交流、談生意已不成問題。

Posted in 托福, 留學 | Leave a comment

腳踩樹葉的沙沙聲隆乳

如John Cage所述,(藝術)最高形式的目的是完全無目的隆乳,人從而融入自然(The highest purpose is to have no purpose at all. This puts one in accord with nature in her manner of operation.)。世間萬物皆為樂音,石頭摩擦的噠噠聲、拉鏈的咿咿呀呀、腳踩樹葉的沙沙聲,都充斥在Nelson的音樂之中。演奏不可預見,也沒有結果,觀眾對和諧聲律的聽覺預期會被完全打破,聲音即音符,而音樂即是此刻,即是生活。 即興可以源自任何靈感。腦海裏,「有時候是公式,有時候是圖畫,有時候是音調,有時候是能量,有時候是形狀,有時候是結構,有時候什麼都沒有,有時候只是「此刻」,多少個「此刻」?是五個,還是七個,還是一半?太多,太多可能性,」他說隆乳。

Posted in 加拿大留學, 留學 | Leave a comment

我總是極度癡迷隆乳

Nelson感到父親的形象變得些許不同,更像一個活生生的人了隆乳。 移動的每個此刻都是樂音 Nelson創作的音樂劇有影片、音樂、話劇等元素。 阿史策劃的多媒體演出有即興演奏、舊影像、聲音片段等元素。 攝:吳煒豪/端傳媒 坪洲。 要是捕獲到新的靈感或是樂器,而又天氣好,Nelson能在閣樓待上一整天,忘記飲食,忘記洗手間,只有進行中的創作和試驗隆乳。 「對於鐘愛的事物,我總是極度癡迷。」他說。

Posted in 托福, 留學 | Leave a comment

那樣做有什麼問題居家看護

第2點是集體式的生活之下居家看護,容易造成模糊的身體界限。軍隊、監獄更甚至是集體式的宿舍、男校女校單一性別式的集合,都會出現對於身體界線的模糊,在認知上容易認為「那樣做有什麼問題」。很多人應該都經驗過在這樣的生活型態中,你開始會不介意大家一起洗澡、或是當著別人的面換衣服,甚至是很多男生宿舍也出現過集體比賽打手槍、或是互相打手槍的性遊戲,但當類似的劇本換到安置機構,因為參與遊戲的成員未滿18歲,無論是否合意,在法律的解釋上已經屬於性侵害,所以就成了當然需要介入處理的性平事件。 第3點則是安置機構或專業人員的養成訓練中,缺乏對於性需求的認識與具體的疏導策略。在實務上,我們並沒有合法、合理、合乎服務對象需求的「積極『性』」處遇策略,通常都是很消極、很隱諱處理。像是請孩子們去運動來減低對於性的慾望跟衝動、或是讓孩子們帶著清涼而不露點的書報圖片進浴室去,甚至更多時候都是「發生了事情才介入處理」,而非將這些與人不可分割的教育真正「積極」、「落實」在日常生活的引導中;並非安置機構的生活中刻意去性化,而是整個社會都將未滿18歲者的性需求視為「不存在」,或是「不應存在」,所以當然也沒有發展出對應的工作策略居家看護。

Posted in 留學, 移民 | Leave a comment

尤其是多數的霸凌者居家看護

為什麼呢?因為性侵這個議題在一般讀者的觀點看來聳動居家看護,但若將這個議題只限縮在「性」的討論,太過簡化這些事件背後的脈絡與肇因,性的宣洩只是孩子們的一個出口、一種表達狀態的方式。 關於安置機構內為何有較高的性侵比率,我們在實務場域歸納出成因至少有以下4點。 第1點,機構中的青少年或甚至是一般成人都會以「性」作為權力展現的方式。尤其是多數的霸凌者,是從以前的成長經驗中學習到要不斷地擴張自己的權力,去拿到對於環境和他人的主控權。個人生活中的衝突跟壓力常常累積內化,最後以性為紓解的出口。所以我們經常看到性的壓迫或暴力有時並非單純的慾望驅動,更多的是權力上的展現,有時候也會以其他的暴力或霸凌形式出現,所以應該要探討的是機構內對於「權力」的處理與認知,而非僅侷限在性的形式居家看護,或是解讀成單純「血氣方剛無處洩慾」所造成的現象。

Posted in 留學, 移民 | Leave a comment

但你純粹出於惡意我不接受孕婦按摩台北

房在新書中自嘲,當年自己「拒絕誘惑」,簡直是個「聽話又愚笨的記者」。孕婦按摩台北房承認,在壹週刊裡她會逆風而行:「我會用我的方法閃躲,你今天要我採訪一個人,出發點是修理他我不能接受,監督有權有勢的人沒問題,但你純粹出於惡意我不接受……我常說,沒有一個受訪者他需要為了一個報道,去毁掉他的人生。」 沒有修讀過任何新聞科班的房慧真,內心有一把尺:「我不寫中立客觀、歌功頌德的人物報導,我只寫由我的眼睛看出去的世界。」房解釋,她所謂的不要中立客觀,是針對那種只報道不同人說不同話,丟給讀者自行理解的不負責任態度,她認為,記者要做的是更深入的研究。筆者認為,這就是香港人近年意識到「偽中立、假客觀」的問題:一些新聞人以「中立客觀」為借口,掩飾向權貴傾斜的報道。 沒有教科書可循,房慧真是如何進入一個採訪呢?她答得玄:「我每次進到一個採訪去感受一個人,我是用非常動物性的直覺去感受,就好像看着我的獵物。我覺得自己是一頭豹,我看着我的獵物,牠是我的兔子 。」有人說她太愛自己的受訪者,她哈哈一笑:「我太愛我的獵物孕婦按摩台北。」

Posted in 留學, 移民 | Leave a comment

要令受訪者人生很具戲劇性孕婦按摩台北

我要先在壹週刊生存下來孕婦按摩台北,在滿足公司的要求跟維持新聞倫理之間,我去找空隙,去『偷渡』一些題材,比如社運。 房慧真 壹週刊的人物專訪文章,常被批評有一種套路。房慧真承認,字數受限制,又需要放進受訪者一生,經常被改稿的壓力,令她幾近崩潰:「有時改到七到八次還要去重訪,改到後來,寫稿時要『做攻防』,我知道要怎樣寫才不會被退回來改,每一段每一句每一個字都知道,非常痛苦。」 至於怎樣做攻防?她說:「要令受訪者人生很具戲劇性,很大起伏,於是從寫稿、問問題、找採訪對像都要這樣的人,也是一種記者的自我審查跟制約…..」「後來要做即時新聞和動新聞,假日全部在寫稿,精神沒辦法休息,每次交稿之前像被剝一層皮。」她在書裡寫,三年看到三個同事患癌或心肌梗塞,其中一位前輩楊汝椿更病逝。她苦笑道孕婦按摩台北,平日不讀「心靈雞湯」書籍,那陣子也找來一本自救。

Posted in 留學, 移民 | Leave a comment

管理金正日的非法資金玻尿酸

金正男的詳細履歷不為外界所知。他曾在9歲時赴莫斯科求學玻尿酸,次年轉到瑞士日內瓦的國際學校,兩年後,便被金正日召喚回國。長大後的金正男還曾赴日內瓦大學攻讀政治學,但據悉未能畢業。他對IT領域興趣濃厚,是狂熱的計算機愛好者,曾通宵擺弄從日本進口的遊戲機和軟件,1998年出任主管北韓IT政策的北韓計算機委員會委員長。大約在同一時期,他還跟著任勞動黨輕工業部部長的姑母金敬姬學習經濟,並擔任人民軍保衛司令部核心要職。他還曾受金正日指示,長期在中國大陸與澳門等地擔任武器出口的總負責人,以假名「金哲」管理金正日的非法資金。1995年被金正日授予人民軍大將軍銜,一度被視為北韓第一接班人玻尿酸。 金正男(右下)作為金正日的第一個兒子,自小受到父親寵愛,攝於1981年北韓平壤。 金正男(右下)作為金正日的第一個兒子,自小受到父親寵愛,攝於1981年北韓平壤。攝:Getty Images

Posted in 托福, 留學 | Leave a comment